Feeds:
文章
迴響

Archive for the ‘語言學習’ Category

最近

這幾個月我在進行”通通時時中文“。上週我用《遠東漢字三千字典》測驗自己的漢字認識能力,發現了我一直到約第2250最常用的字都能認得出來。當然,在第2250個字之後還認識好幾個。所以,應該可以說我認識了2500漢字左右。

事到如今,試驗算是成功了!現在我快要去上海了,再過六個禮拜才去的。我會繼續努力。

“通通時時中文”的基礎條件之一就是要have fun,要學習好玩的東西。為了完成這個條件,我最近在看兩個電視節目:”我在墾丁天氣晴“和”命中注定我愛你“。我也在看兩本書:余華的《兄弟》,還有尼爾·史特勞斯的《把妹達人》。我所聽的音樂如常很多,我又會聽網路電臺。

我最近正在試試看Chris Pereira的中文學習方式。我以《兄弟》為讀物,已經學到了很多的新單詞。最近也有了兩次跟說中文的人講話的機會,我說出口的詞匯、流利的句子都令我驚訝,換句話講令我驚喜。
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上次 我提到了一些否證我語言習得理論的例子.其實最早的就是在台認識的安娜

德國MM安娜

來自德國的安娜MM來台之前沒有在她國外學英文.可是,按她所說的,她蠻喜歡英文音樂與小說.所以,她在哪裡都一直聽著英文音樂,在台她也總是喜歡逃課去英文書局看書.如果歌裡面有她不認識的詞,她就會查辭典.因此,我認識她時,才15歲的她的詞彙比我50幾歲的媽媽的大多了(我媽媽是第一代移民的女兒,非母語者,但是忘了母語而拿到了碩士).安娜的英文一開始說得不太流利,不過聽力很厲害,我們說什麼她都聽得懂,看什麼她都看得懂.過了幾個月她的口語就好起來了.

「好, 文王,我們了解」讀者可能說「但是這有什麼了不起?我們認識很多這邊的小朋友詞彙很大,只是沒機會練習聊天啊」.你們可以這麼反對,我也認識很多那種人,不過也有些朋友學了好幾年而聽不懂我在講什麼.本地許多韓國人來在一種補習班/’語言學院’修英文,花了很多自己的時間和父母的錢還是跟以前差不多一樣爛.那麼,如果我告訴你,有個人,在他自己的國家自學一年半的日文,之後就流利了,去日本做工作面試,你們能否相信?還是這樣子不切實際得不可思議呢?

這麼一個人存活著,而他的網站在這兒.他在自我介紹說:

嘿!歡迎光臨!本站的題目就是怎麼不用上課,做好玩兒的事(看電影,玩電子遊戲,看漫畫)而學到日文.做這種好玩的你可能感到犯了罪,因為你應該「認真」一點.

Khatzumoto looking friendly for the camera

我是您的主持人,Khatzumoto.在那幅照片我是用Photoshop把青春痘弄掉的.我在18個月之內學會了日文,都是以取樂[having fun]為學習方式.2004年6月,老年的我21歲了,青春期後還有過了頭腦好和語言習得最容易的時期,我開始學日文了.到了2005年9月,我懂得能夠讀技術資料,還可以用日文寫企業函件而做工作面試.到了下個月,我在東京一個較大的日本有限公司當軟件工程師(耶!).

我沒有修課(除了一門高級「新聞閱讀」課,只讓我證實課程都,那個,爛得可以);我沒有讀課本,還有當時未曾住過日本.

在18個月之內學會外語!這個人是怎麼搞的?他表示「那麼,每天花了18-24個小時用日文做什麼,做任何事(通通,時時地學習日文)」.我把他整個網站都看完.他自己說,他的收穫有兩個原因:

  1. 態度:相信自己能過學到流利.
  2. 做法:不斷[時時]用日文做好玩的什麼.

遂致,他在網站講到他所有的策略.我正在把他的方法適應於中文.如果你在學習日文或任何語言,看得懂一點英文,我建議你過去看看.

下次我會講到一些細節,看自己怎麼應用他的建議,學習過程如何.歡迎再來~

Read Full Post »

我在台灣讀書時發覺了一個學習語言的道理:環境會在學習的效率上產生很大的影響.當時,我們外籍學生集體裡面有很多人很快學會了一點中文.在大學讀過一年的中文課(像我們維大的中文149和150)的學生的效果特別好.

來自紐約上州的朋友(他就是那種來台前學過中文的)說呆在當地過了8,9個月之後 ,學了那麼長一段時間的中文,的我進步得比他還快.不要以為這是文王孤芳自賞地給自己面子!其實當時我還覺得自己的國語沒怎麼好,不過要承認有些人(包括我和張禾力)的學習成果早已超越了學了一年中文卻不曾留學過的人.所以說,當時我已經意識到環境對語言習得的影響.

但是呢 ,我那個以環境為主的觀念也有一些問題.扶輪社教我們在國外時要少用英文,多用本地語言.我以為環境的影響那麼大,誰都能學得會本地語言,只是越努力越快習得.到了最後,外籍生回國時,我卻發現了有些人什麼國語都不會.而且,我在台時曾認識過好幾位老外,很多住了幾年(甚至是年以上)但他們卻都不會中文.我那時覺得不可思議,因為那些人破壞了我的個人語言習得理論.

那麼,文王,若學會語言不是因為你的周圍而已,是怎麼做的?難道不要很認真地讀書嘛?回國之後,一直到我幾個禮拜前在扶輪社的青少年交換計畫導向會演講的時候,我一直覺得要先在國內準備一下,再出國學習而生活.當然我還是碰到了一些例外,但我覺得他們的寡薄是本人理論的證明.

前不久,我碰到了一些研究報告,一些網站,否證了我的了解.下次會多說...

Read Full Post »